东洋人眼中的“tt娱乐场 大清帝国主义”

2017-09-26 08:10

尹敏志/文

东洋史学家增井经夫曾差点成为日本最大汉学书店的第四代老板。1950年代初,东京文求堂书店老板田中庆太郎和长子田中乾郎相继因病去世,仅存的三子田中壮吉年龄太小,不足以继承家业。最后唯一的希望落在田中庆太郎的女婿增井肩上,但他在深思熟虑后,最终决定远赴金泽大学任教。几年后,为郭沫若、鲁迅、周作人出版过著作的百年老店关门歇业,世上也少了一个旧书店老板田中经夫。

增井出生于1907年,毕业于东京大学东洋史学科,专治清史,著有《亚洲的历史与历史学家》、《中国的历史与民众》等书。《大清帝国》是他的遗作,十五年前在讲谈社出版。日本出版界素有“大众文化找讲谈社,高级文化找岩波”的说法,讲谈社的书籍一般通俗易懂,平衡专业性与可读性。至于增井个人的风格,山根幸夫评价是与主流考证史学保持一定距离的同时,“大量援引日本人在江户时期写的有关中国的文献、图书等”,也就是说,此书是一部从域外史料看清帝国的通史。

和二十世纪的中国同行相比,日本东洋史学家明显更热衷于通史写作,尤其是辽、金、元、清等“征服王朝”史——学术往往离不开政治,增井指出,这一风气是因为“伴随着日本军队的全面侵华,他们想讨论自入侵过中原腹地的匈奴人以来的少数民族统治历史,以为日本统治者提供参考”,并认为这些以东京大学、京都大学东洋史学科人马为主所做的研究,最大的缺憾是“始终没能得出不要谋图统治中国这一简单结论”。

在“征服王朝”史谱系之中,蒙元史、满清史又是重中之重。就后者而言,改革开放之前中国方面,仅有萧一山《清代通史》、孟森《清史讲义》等少量几部;日本方面,自从1914年稻叶岩吉(内藤湖南的学生)《清朝全史》发轫以来,还有内藤湖南、冈田英弘、石桥崇雄、山田信等几代学者写的各种版本。在这种情况下,单纯政治史的写作已经很难推陈出新,故增井有意规避了这一窠臼,“以社会发展为主要课题,将探究社会矛盾当做解释历史的关键。”

从史学即是史料学的原则出发,社会史写作必须要寻找社会史史料。增井选择的是《华夷变态》《崎港通说》《通航一览》《清俗纪闻》等“唐船风说书”,这些都是在闭关锁国的德川时代,江户官员在唯一的通商港口长崎搜集的大陆情报。其中最著名的《华夷变态》,是幕府命儒官林春斋及其子林凤冈,将1644-1724年间的海外消息收集、编纂而成的一部中国逸闻集。

在编纂完成后,《华夷变态》近三百年都没有付梓,仅以抄本形式存于日本宫内省图书寮。笔者所知最早的一部印刷本,是一百年前东京秀光社的铅印本,由持反满皇汉立场的留日中国学生所编,其版权页上骇然写着出版时间是“黄帝纪元4604”,即1916年。这本小册子大约只选了原书篇幅的十分之一不到,都是当时国内罕见、最耸人听闻的篇目,如《郑芝龙请援兵疏》、《吴三桂反清檄文》等,总体而言政治意味大于学术意味。

1958至1959年间,浦廉一教授花毕生精力整理出《华夷变态》全本,由东洋文库出版,计三大册。因为后来没有再重印过,现在市面上的价格已经非常高昂,国内图书馆收藏的也少。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大清帝国》的中文译者在翻译该书1674年序言的时候,没有按照惯例查找原文,而是采用了意译法,虽然不影响理解,却损失了不少风味。其实林凤冈作的这篇著名序言并不难找,因为谢国桢《晚明史籍考》(华东师范大学2011年版)卷二十二已经全文抄录,为订正译文,现迻录如下。

序言开门见山云:“崇祯宾天,弘光陷虏,唐、鲁仅保南隅,而鞑虏横行中原,促灭朱明,盗窃神器,是君天下者夷也,非华也;变也,非常也。”一语道破在日本人心目中,此次明清易代不是普通的王朝更迭,而是更严重的华夷之变,用顾炎武的话说,不仅是亡国,还是亡天下。

小林叟接着说道,江户初年,日本的中国情报并不那么灵通:“吾国与唐土仅隔一衣带水,而交通不甚频繁,遂若云海渺茫,不能详其始末,如《剿闯小说》、《中兴伟略》、《明季遗闻》等书,亦只记其概略而已,阅者多遗恨焉。”故编纂此书的意义在于:“按朱氏失鹿,当我正保年中,尔来已历三十年,福漳商船,来往长崎,其所传说,有达江府者,其中闻于公廷之事,吾家皆得与闻其草案,今得之乱纸堆中,恐其独饱蠹鱼,故叙略次第,录为一帙,爰命名曰《华夷变态》,以作有明亡国一段实录,庶春秋大义,得以昭兹来许,区区之心,如是焉耳。”


上一篇:汉斯·摩根索:向“tt娱乐场 理性至上”开枪的那个人
下一篇:国际政治中的“骗tt娱乐游戏局”是如何制造的?
扩展阅读
高全喜的政tt娱乐平台治宪
高全喜的政tt娱乐平台治宪

张伟/文 近年来,作为一个学术思想流派,政治宪法学似乎异军突起,备受宪法学界乃至思想界的高度关注,并引起法政学界内外的激烈争辩。但是,何为政治宪法学,其由来是什么,...点击了解…

<strong>法式优雅tt娱乐注册的另一</strong>
法式优雅tt娱乐注册的另一

宋旭景/文 生活从来都不易,我们有时候可能夸大了自身的不易,而忽略了社会复杂的面相、以及与我们不同的人的处境,把一些得到视为想当然,但布尔迪厄的社会调查著作《世界的...点击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