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音乐:脱离tt娱乐场 你的听觉舒适区

2017-08-21 14:16

乐正禾/文

难以完美定义的“古典乐”

世界上有些概念的使用极为含混,人们通常说的“古典乐”(classical music)可算其一。比如20世纪音乐使用了各种前卫的作曲技法,却也被广义上的“古典乐”大框子包含其中;“古典乐”的第二种惯用指代是与严肃文学相对应的严肃音乐(serious music),这无形中忽略了无数轻松愉悦、优美可爱的艺术作品;但这个叫法还不是最傲慢的,因为还有个“高雅音乐”的说法俯瞰着众生。

姑且不论如雷哈的《风流寡妇》,以及马勒鸿篇巨著中通俗性的素材是否真的那么高雅,也不必说在意大利歌剧最辉煌的时代,歌剧院写手们是如何用十几二十天的时间凑出一部粗制滥造三幕歌剧中的众多套路化分曲的。奥芬巴赫的《地狱中的奥菲欧》序曲(即康康舞曲)真的很严肃吗?果真如此,为什么它永远和风趣、滑稽的影视情节相伴呢?任何将所谓古典音乐欣赏视为“高雅”代名词的人一定忘记了:在“高雅音乐”最为鼎盛的时代观众是如何哄笑,如何喝倒彩甚至在剧院里发动一场战争的。与之相反的极端是第三帝国时期的德意志,纳粹集团对“堕落艺术”进行了定义并迫害现代艺术。纳粹主义耻辱地倒台时人们一方面进行艺术观的拨乱反正,另一面却忘记反思纳粹将音乐会和艺术欣赏过度仪式化的作为。古典乐不是“高雅教”;乐队指挥不是“高雅教”的牧师;贝多芬不是“高雅教”的教主。

近世的音乐作品中往往充满了不协和音响效果,人们抱怨这种手法本身的“不近人情”,在中世纪的素歌时代以前,音乐家和哲学家都认为只有八度、五度、纯四才是协和的,但他们错了,人们在生理上很轻松便接受了三度,三度也成为了构建近现代所有和声的基础。莫扎特认为不及时对紧张而不协和的音响进行解决的音乐绝对是烂音乐,但这种客观铁律般的见解又被推翻,于是有了瓦格纳不及时解决的半减七和弦,以及故意用朦胧且不突出紧张感的音响效果所铸造的“印象主义音乐”。以上这些种种的沿革和演进过程——经常是在纷纷扰扰的吵闹中磨合而出。艺术家和受众间的距离既不能是曲高和寡,又不可背上“人民艺术”、“民族艺术”的沉重包袱。所有“铁律”的打破不光出于艺术家本身和社会上层的许可,更有赖于艺术家与聆听者的磨合,这种磨合同时包含了欣赏和批评。

在这种背景下,科普兰的这本指南性读物——《如何听懂音乐》经过几次再版时,人们居然要以“某几届奥斯卡最佳音乐小金人得主及被提名人”来强调他的知名度。许多人已 然 忘 记 了 艾 伦·科 普 兰(1900-1990)无与伦比的贡献,他是足以和乔治·格什温并列的伟大音乐家。他整个创作生涯经历了从抽象到通俗标题音乐、最终回归抽象的完整过程,并致力于将现代艺术的艺术语言与美利坚民间音乐紧密地对接融合,简直是最适合推广20世纪音乐的人。在事实上也是如此,他是一位杰出的音乐教育家。

一本指南性读物的目标价值

“What to Listen for in Music”阐释了本书的目的:听懂。这个久违的再版将多年前“如何欣赏音乐”的译法诚实地改为“听懂”,实为明智之举。

一本好的音乐欣赏类读物大都是目的导向的,所谓目的是用不同的形式让目标受众在众多层面上接受作者对音乐的理念。比如仅仅从一部作品(如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就足够扩展为一部著作,而且几乎可以展开到文学、哲学各个门类去。再比如由《尼伯龙根指环》即可扩展为厚厚的一本巨著,这类读物在出版市场上比比皆是;而另一种形式是用随感式的笔调尽量避免使用任何术语写音乐,这种手法从来都被媒体人所厚爱。但作曲家和学者们也同样喜爱这种形式,在他们看来将自己的专业色彩抹除一些,以读者的友人姿态弥合角色落差,这才是最和谐的;还有就是立足于音乐美学,达尔豪斯(Carl Dahlhaus 1928-1989)提到音乐美学的本质其实是哲学,这种“无哲学无思辨即无欣赏”的音乐审美观是18世纪哲学家和文论家的造物,它在19世纪的德奥达到了高峰后逐渐退潮,于20世纪开始遭到质疑并迅速没落,最终却在中产阶级精英文化圈重新复苏并表现出强烈的生命力。

感性聆听与美学层面的读物,以及专业的音乐分析文章皆不少见,我们往往缺乏立足于它们之间那最美妙均衡点的读物——着重于音乐语言对音乐欣赏、音乐理解之指导性的文章。


上一篇:“数据尾气”tt娱乐网的好奇心日记
下一篇:错误是故tt娱乐平台事的源头
扩展阅读
护教作家tt娱乐平台刘易斯
护教作家tt娱乐平台刘易斯

要到成年今后,刘易斯才气逐渐大白,信仰的焦点不在于心想事成,而恰恰在于心想事不成...点击了解…

迷失与tt娱乐游戏追寻
迷失与tt娱乐游戏追寻

当人们为德意志帝国的成立山呼万岁的时候,它的形态依旧暧昧不明。而最让人困惑的无疑是德意志与它领土之内最...点击了解…